探路者卖房保利润? 市值缩水直逼9成 今年再亏或将退市

发布时间:2022年06月13日
       北京报道, 10月8日, “户外用品第一股”探路者(300005.SZ)再次发布风险提示公告, 称如果公司2019年继续亏损, 公司股票将面临风险被暂停上市。
        2017年和2018年, 探路者连续两年亏损, 分别亏损8500万元和1.82亿元。
       据记者了解, 自9月3日以来, 这是探路者连续第五次发布风险提示公告。公开资料显示, 探路者由公司现任董事长王静和盛发强先生于1999年成立。 2009年在创业板上市, 被誉为“户外用品第一股”。上市后, 探路者的营收增速连续几年保持在30%以上; 2015年更是高达121.99%,

也创下了38.08亿元的营收记录。然而,

2015年探路者的净利润增长出现拐点。 2016年, 公司收入同比下降24.42%, 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同比下降37.13%。此后,

探路者陷入2017年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2018年, 亏损进一步扩大。券商分析师刘斌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虽然三年前他从定增中拿到了12亿元资金烧钱, 但转型到旅游体育之后, 几乎没有什么起色, 经营状况持续恶化。探路者, 再次来到了十字路口。探路者卖房子赚钱?今年以来, 由于房地产融资有限, 令房企头疼的主营业务出人意料。成为探路者的救星。 2019年, 在经历了业务多元化转型, 公司高管被质疑“做错事”后, 探路者发布了2019年上半年财报。半年报显示, 2019年上半年, 公司户外用品主营业务实现收入5.37亿元, 同比增长8.02%;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185.59万元, 比上年同期增长239.36%。刘斌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如果对探路者大幅增长的净利润构成和结构进行详细分析, 不难发现, 它并非来自主营业务, 而是来自出售房地产。 2019年6月5日, 探路者发布公告称, 根据公司总部人员集中办公的规划, 为有效盘活公司存量资产, 获得更多资金支持业务发展, 公司拟出售公司位于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6号。金秋国际大厦A座21层自有物业。公告显示, 探路者自2008年11月起将21层的金秋物业用作写字楼, 该物业原账面价值为3281.82万元, 截至2018年12月的账面净值为2532.14万元。从售价来看, 上述房屋最终成交价为7884.9525万元, 探路者受益匪浅。对于探路者出售自有房产一事, 记者向探路者证券部发了采访信。探路者相关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随着公司精细化管理的推进, 运营供应链已成为为应对提速, 员工与总部相关部门的分离, 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员工之间的沟通协作效率。有鉴于此, 公司在鸿福园区集中打造了更具户外体验的现代化办公环境。主要员工将逐步搬迁到集中办公的地方, 预计金秋国际大厦A座办公区域将大部分闲置。基于上述公司总部集中办公方案, 为有效盘活公司存量资产, 获得更多资金支持业务发展, 公司拟出售位于公司总部21楼的自有物业。北京市海淀区知春路6号金秋国际A座.经双方协商, 该房屋成交价格为7884.9525万元, 税后净收入约为3625.26万元。此外, 随着公司聚焦户外用品主业的战略举措的逐步实施, 公司产品竞争力不断提升, 品牌文化和品牌精神对用户传播的影响力进一步增强, 线下门店拥有更多体验升级改造有序进行。销售终端精细化管理, 渠道结构不断优化。这一点也初步体现在上半年户外主营业务收入和公司净利润的经营业绩上。探路者表示, 2019年上半年, 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8185.59万元, 其中公司处置部分自有财产实现税后净利润3625.26万元;扣除损益项目后, 2019年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金额同比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也比上年同期增长386.43%。据Wind统计, 2018年有33家上市公司卖房。从目的来看, 上市公司卖房的目的, 有的是为了粉饰丑陋的财务报表, 有的甚至是为了保护壳。不过, 刘斌表示, 虽然房地产销售帮助企业暂时渡过难关, 但这些企业随后的业绩大多没有出现明显改善。经常由非经常性损益(如房地产销售)推动的结果是不可靠的。 4年时间市值缩水近90%。公开资料显示, 探路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1999年, 2009年在深圳创业板上市, 总市值35亿元。记者梳理Wind数据发现, 从2009年到2013年, 探路者的年营收增长率都在30%以上, 2015年更是高达121.99%, 还创下了38.08亿元的营收记录。刘斌表示,

探路者2015年净利润增长出现拐点。探路者财报显示, 2015年探路者全年实现营业收入38.08亿元, 同比增长121.99%, 实现净利润263万元,

同比下降 10.5 个百分点。对比财报不难发现, 这是探路者自2009年在创业板上市以来, 净利润首次出现负增长。此后, 探路者在2016年、2017年、2018年延续了这一趋势, 并亏损2018年的钱。扩大到1.82亿元。根据深交所股票上市规则, 如果公司2019年度审计报告最终确定为亏损, 公司股票自公司2019年度报告披露之日起停牌, 深交所将公司股票暂停上市后15个交易日内决定是否暂停上市。决定。值得一提的是, 在经历了业绩下滑和亏损之后, 探路者的股价已经大不如前。 2015年6月8日, 探路者股价创历史新高, 盘中报28.86元(复牌前), 总市值257.18亿元, 接近260亿元。这是探路者的亮点时刻。截至10月9日收盘, 探路者报每股3.82元, 市值仅为34亿元。四年间, 探路者的市值缩水了86%。对此, 探路者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2017年和2018年, 公司连续两年亏损, 但在以上两年, 公司户外产品主营业务稳步发展, 实现持续盈利.公司亏损的主要原因是前期未达到预期的投资项目是由于计提了大量商誉、投资和资产减值(同时根据公司相关会计政策, 如每年年末计提减值, 造成季度亏损。纵观公司2017-2018年第四季度大额亏损), 2016-2018年连续三年全额计提后, 公司前期投资项目将在 2019 年及随后几年进一步计提大额减值准备, 空间和风险已经很小。此外, 公司2019年年报中对2019年1月至9月的经营业绩进行了预估。 “预计2019年初至第三季度末的累计净利润为9686万元-10186万元, 增长变化约为282.82%-302.58%”。同时, 根据《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第 13.1.1 条:“上市公司近三年连续亏损(根据最近三年年度财务会计报告中披露的年度)”, 而不是“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据了解, 8月26日, 探路者发布2019年上半年财报。今年1-6月, 公司实现净利润8186万元, 同比增长239.4%。但营收仅为6.91亿元, 同比下降21.2%。市场投资人梁先生表示, 从表面上看, 除非出现与前两年类似的大额商誉/资产减值,

否则探路者今年扭亏为盈问题不大。持续亏损, 退市风险剧增 自9月3日起, 探路者已连续5次发布风险提示公告。事实上, 除了广大投资者朋友关注探路者品牌外, 很少有人能将探路者与曾经的“户外产品第一股”联系起来, 从巅峰到谷底, 探路者仅用了四年时间。此外, 长期从事互联网研究的分析师吴先生表示, 探路者从2014年开始转型为互联网业务, 但其转型的户外网站、旅游、体育业务既是实力业务, 又是其他公司的战略痛点, 这也可能是真正的问题所在。以探路者最重要的改造一游天下为例。过去三年, 腾邦国际在这个行业有着很大的优势。亿游天下的商业模式与腾邦国际控股的新欣旅游、八达通、腾邦旅游有很大的重叠, 都更看重B2B。商务、门店业务、个人旅游咨询业务。结果, 在激烈的竞争下, 没有一家公司能活得很好, 就连腾邦国际也因为财务问题, 经营状况恶化。针对亿游天下的投资亏损, 探路者相关人士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公司对亿游天下的累计初始投资(包括旧股转让和增资)约为2.4亿元.益友天下的投资已全额计提商誉减值, 未来进一步计提大额减值的空间和风险很小。同时, 益游天下将在2019年继续优化业务结构, 在保证其成熟、稳定、相对竞争力的旅游业务发展的同时, 积极调整和压缩低利润率的旅游服务业务规模, 提升其盈利能力。 , 取得了阶段性的效果。 2019年上半年, 益友天下实现净利润-46.88万元, 同比亏损大幅减少。后续, 公司在协调督促易优天下管理层加强业务运营的同时, 还计划为其整合更多资源, 引入战略投资者, 助力其未来发展。不过, 吴先生说, 其实探路者扭亏为盈并不容易。未来, 除了实现回归主业的战略目标外, 还可能面临同行业竞争对手的竞争。目前, 各大运动品牌都在加大户外产品的细分市场。其中, 不仅有李宁在相关产业布局, 今年3月安踏还成功收购了旗下拥有众多国际知名户外运动品牌的Amer Sports。董事长曾四次攀登珠穆朗玛峰, 薪水增长了350%。 5月24日, 探路者官方微信发文——“恭喜探路者集团董事长兼总裁王静成功登顶珠穆朗玛峰。”据悉, 探路者集团董事长兼总裁王静于5月23日成功登顶珠峰, 并于24日安全降落珠峰大本营, 这是她第四次登顶珠峰。随后, 他们纷纷留言表示祝贺。作为一家户外装备厂商的负责人, 王静积极参与户外运动, 这本身就可以理解。令人惊讶的是, 在关于她的介绍中, 90%以上的内容都是关于她参与极限活动的。
       户外运动成了她的主业, 跑探路者似乎是可有可无的点缀。同时, 在王晶的带领下, 探路者的轨迹与董事长越走越远形成鲜明对比。近几年跌至谷底, 濒临退市。由于探路者经营形势不乐观, 近几年连续亏损, 公司股价也一直在下跌。甚至有股民在股吧直言, 董事长能不能做点正经事?针对这一异议, 王晶曾回应称, 这次登山是探索的实施根据路泽与中国登山队(西藏)签订的战略合作的相关内容, 明年没有登山计划。王静说, 我做了十多年的登山者, 有专业的登山经验。我的身体素质、技术素质和心理素质都非常好, 精力也非常旺盛。除了登山, 我在公司的管理上也没有落后。
       此外, 探路者的高管薪酬也十分抢眼。 2019年4月披露, 2018年高管人员年薪总额达1136.93万元, 其中王晶独占430.45万元。有投资者质疑高管薪酬是否合规?探路者多年来业绩不佳, 但王晶的薪水却大幅上涨。即使在2018年净亏损1.82亿元的背景下, 董事长的薪酬也增长了353%, 从95万元增加到430.46万元。元。对此, 探路者相关人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王晶担任公司董事长、总裁。他一方面领取公司董事长津贴, 另一方面领取公司总裁的薪水。公司高管薪酬按照《高管人员年度薪酬与薪酬计划》中的相关原则确定, 经董事会提名与薪酬考核委员会审议, 提交董事会审议和批准。高管薪酬主要根据公司经营状况、管理复杂程度等实际情况, 参考行业薪酬水平, 根据高管职位、工作年限、绩效考核结果确定。编辑:刘春艳 主编:陈峰